香港:被艺术改变的城市生态
2012年06月14日 11:36:34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湾仔

  今年有近700个画廊报名,最后筛选出266家入场。高门槛让香港国际艺术展(ArtHK)在进入第五年后还保持着引人来一看究竟的吸引力,被维多利亚港环抱的国际会展中心现在也成为全球当代艺术的新地标。

  从一层到三层,场馆在画廊区之间分割出了10个方形的公共展览空间,各占地约100平方米,这是“艺术展览计划”(ArtHKProjects)场地,专为美术馆级的大型雕塑及装置艺术而设。为我们导览的,是“艺术展览计划”的首位策展人长谷川佑子。除担任东京现代美术馆(MOT)总策展人外,近年她也常以独立策展人身份活跃在国际艺术项目中,包括曾为香港西九龙文化区管理局成员。

  “我们考虑艺术品分布时,尤其关注它们的材料运用、媒介以及概念,还有它们能否为观众带来不同的故事和体会。”长谷川佑子介绍在评审方面兼收并蓄的意图。尽管她透露由着名参展画廊呈交的这10件展品也是可以出售的,但“艺术展览计划”还是以它的学术入点获得关注。

法国丹尼尔 布伦《照片纪念品》

  法国艺术家丹尼尔 布伦(DanielBuren)是当代极限主义的重量级代表。他的《照片纪念碑:从3扇窗口,5种颜色给252个地方,在地装置》被悬置于三层展厅的VIP入口空间处,像是为观众迎面打开的无尽之窗。2006年,当时已经68岁的布伦为牛津现代美术馆上层画廊在地构思了这件巨大装置。这次在现场,仍然是从天花板上垂下18个矩形板面,每个板面再以无色及有色的有机玻璃划分12个透明的方形板面,整个空间被转变为由红、蓝、橙等色块与色影叠放的格式,在物理视觉上变得充满了动态和可能性。

  不远处,与布伦作品平行的左面空间给了日本后物派艺术家宫岛达男。名为《HOTO》的塔形作品,意思是“多宝佛塔”,来自佛教故事中的一个场景,描述一座珠宝装饰的巨塔自地面涌现终至漂浮于半空。这件高5米的装置2011年曾在北京尤伦斯中心展出过。宫岛的媒介仍然是发光电子二极管和不断点灭的数字计数器,但是,他说:“与我过去的作品相比,它异常宏大、珠光宝气、形状奇特。若不至此,我便无法传达生命的奇迹。”同样是展示幻变、欲望和奢华,中国艺术家尹秀珍的《黑洞》显得更有吞噬的场域感。她将二手货柜通过切割再焊接,转化为一颗“签名式圆形切割”的钻石形态装置,按比例量度,该钻石虚拟之重达到650万克拉,而拼接处不断发出的霓虹色彩,令人想到钻石琢面充满诱惑力的炫色。

  萨普川(HandiwirmanSaputra)让我们目睹了印尼顶尖艺术家在当代艺术中的在场。在ArtHK的画廊专区、艺术世界之未来、亚洲 壹 展馆和艺术展览计划等四个项目中,也都有印尼画廊入选。萨普川是印尼前卫艺术团体“窗”的重要成员,也被视为东南亚“物派艺术”的代表者。《无根,无芽#1》(Noroots,noshoots#1)以钢板、树根、石蜡等日常材料制作,形态奇特却具有强悍的视觉吸引力,这种吸引甚至超过了同场由高古轩画廊呈示的日本着名艺术家草间弥生的《鲜花盛放在午夜》(FlowersThatBloomatMidnight),尽管后一件在形态和色彩上更为狂放和花俏。艺术家自述说:我想捕捉事物中无关痛痒、平凡、琐碎甚至奇怪的一面。然而,这一切都与我的精神和感知紧密同在。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 章廉
 
版权所有: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 | 地址:香港干诺道西160号 | ICP备案号:京ICP备06066492号